首页 >民生救助

7年服务24家影视机构版权加出千亿IP市

2018-09-29 10:18:52 | 来源: 民生救助

7年服务24家影视机构,“版权+”加出千亿IP市场

聊出来的版权生意

瑞德传媒的版权生意来自于一段机缘巧合。

出过诗集,参与过影视制作。瑞德传媒的创始人石柱虽是学金融出生,但也算得上文创界的半个圈内人。和朋友聊天时,石柱得到一个消息媒体要建媒资库了

7年服务24家影视机构版权加出千亿IP市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石柱琢磨着,这是个新事,有戏,版权管理或许是个方向。2009年,还没想好具体怎么做,坚持既然有生意就做呗的石柱成立公司,开始招人。

公司有了,人也齐了。然而想要大干一番的石柱却发现事情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这个生意有点超前。瑞德传媒副董事长、总裁王旗告诉挖贝,2009年,国内还没有专做影视版权管理的公司,瑞德传媒是第一家。

2009年,国内的版权意识才刚刚崛起。年初,激动联合保利博纳、橙天娱乐、上影英皇等80多家版权方宣布共同组建反盗版联盟。2009年3月2日,中国版权保护中心著作权登记系统正式启用。

市场环境尚处孵化阶段,石柱的生意只能靠等。然而让石柱没有想到的是,瑞德传媒的第一单一等就是一年。

2010年,瑞德传媒签约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音频资料深度编目及版权信息管理服务项目,对广播节目小喇叭进行音频资料收集、整理、数字化、版权清理、确权等一系列工作,瑞德传媒这才正式开工。

一开始的时候没有工资,但是管饭。王旗告诉挖贝,别看瑞德传媒现在有10个团队、300多名员工,当时却不到20人。大家一起住集体宿舍,学习、培训,直到拿到央广的第一单,才有了500块的月工资。

版权+,加出20余家客户

最早做版权的时候,谁也不知道版权是怎么回事,跟人谈版权管理,人常常说我们不需要,我们还给他们做了宣传呢,他们怎么可能来告我们。业内版权意识不强是石柱创业头几年最为头疼的问题。

瑞德传媒真正跑起来是在2014年。

这一年,中央电视台、央广传媒、湖南台、湖北台、山东台.....瑞德传媒先后和6家广电机构达成合作。次年,2015年瑞德传媒乘胜追击,拿下西影集团、SMG等几家重量级客户。

王旗将这几年公司的飞速成长归功于行业内版权意识的不断强化。

2014年,剑2014专项行动关闭侵权站 750家,查办了射手一点资讯等440起络侵权盗版典型案件。一方面是侵权案件被严处;另一方面是人们版权意识的不断增强,版权管理逐渐开始被各大媒体、互联平台提上日程。

有着十几年电视台工作经验的王旗一针见血地指出了影视圈竞争的本质。从节目和节目间的竞争,发展到频道与频道之间,再到现在新媒体阶段的媒体间竞争,实际上就是版权库与版权库之间的竞争。王旗认为,平台越早开始重视版权库的管理,在同行业的竞争力越强。

行业需求和互联+这两架马车推动着瑞德传媒的版权生意越来越好做。不光越做越好,瑞德传媒的生意范围还越做越广。

一开始只做版权管理,对媒体资源进行数字化、标签化。做着做着,我们发现不少客户还有别的需求,比如你们能不能做磁带清理能不能做交易平台。王旗觉得这是个机会,瑞德传媒还可以做版权+,打通版权管理的上下游产业链。

磁带清理、媒资数字化、编目、版权著录、版权信息管理、版权监测、版权交易、取证维权、短视频制作......瑞德传媒这一+,加出了大商机。

王旗告诉挖贝,瑞德传媒服务过的国内电视台占比超过1/3。截至目前,瑞德传媒一共服务18家广电机构、5家新媒体集团、1家影视制作公司。

关注小B大C,搭建版权交易平台

2015年,于瑞德传媒来说是一个转折点。

这一年,瑞德传媒不再求稳,开始求变。

一变,是瑞德传媒在领导层上出现了人员变动,石柱给瑞德传媒找来了一个帮手。

按照石柱的话来说,正值企业发展的关键时期,瑞德传媒需要一个更好的管理者来统筹管理与市场,同时调配内部项目关系和研发工作。然而这个人并不好找:一要懂法;二要熟知媒体,尤其是精通媒体管理流程。

这不就是王旗吗?石柱想到了和自己一起长大的发小,中国政法大学当过老师,做过律师,还在北京电视台一干就是十几年。石柱认为这个岗位非王旗莫属。

在好友的动员下,2015年,王旗告别北京电视台,开始为石柱的版权生意出谋划策。

另一变,则是瑞德传媒开始谋划搭建版权交易的线上平台,瑞德传媒将从服务型公司向平台型公司转变。

彼时IP市场红利不断走高,瑞德传媒的版权生意也越做越好,2014年度、2015年度瑞德传媒分别实现营收4661.48万元、8445.84万元。

然而业绩的持续增长并没有让石柱和王旗高兴太久,王旗告诉挖贝:版权管理是一个非常细分且垂直的产业。虽然现在业绩保持稳定增长,但是要实现爆发式增长并不乐观。

瑞德传媒的客户较为单一、固定,以电视台、广播电台、大型传媒集团此类大B为主,而想要保障公司的长远发展,瑞德传媒就必须挖掘新的潜在客户。

如何突破这一瓶颈?王旗把目标放在了小B大C上。

小B指的是伴随影视市场化大量涌现的影视公司;大C则是诸如著名作家、音乐人等累积有大量版权权利的个人。

王旗认为小B大C对版权管理的需求并不比电视台、广播电台小。影视公司将电影、电视剧授权给爱奇艺、优酷、腾讯等视频站播放,有版权监测和维权服务的需求;一些大的版权权利人常年积累的作品不亚于一个公司的资产,也需要专门化的管理。

王旗告诉挖贝,瑞德传媒的客户正在发生变化,原来我们是针对大机构服务,逐渐我们要走向市场化的中小机构,或者权利个人。

此外,瑞德传媒的身份也在转变,除了提供版权管理、监测等服务外,还提供版权授权、代理、交易服务,版权管家正在向版权经纪人转型。

为了实现这一身份的转变,瑞德传媒决定做一款线上版权交易平台,目前正在研发阶段,预计年底正式上线。

版权管家迎来资本热

瑞德传媒作为国内版权管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在抢占传统媒体客户上占据了先发优势,然而越来越多的入局者让瑞德传媒先发优势不再。

国外有Monegraph、Colu、Blockai、SingularDTV,国内也涌现出维权骑士、版映科技、纸贵、原本、亿书等创业团队。

一方面是以爱奇艺、优酷为首的视频站不断烧钱加入版权争夺战,尤其是争夺大IP的独家授权;另一方面则是被版权大战带动起来的版权管家们暗流涌动。

2016年被称作IP大元年。这一年,资本已经不单单把目光停留在大平台的版权争夺,也开始对背后的版权管家们表现出积极回应。

2016年8月26日,版映科技获得来自高德地图创始人成从武的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

截至2016年9月,成立不到1年的维权骑士已经获得了两次千万元级融资。

而2016年成立的后来者纸贵版权仅在半年时间内就完成天使轮和Pre-A轮融资。

版权领域无疑成为了资本追捧的新一轮宠儿。

2016年初,瑞德传媒获得力合清源和天香控投的首轮投资,并于3月份完成股改,8月10日,瑞德传媒挂牌新三板,以影视版权管理第一股的独角兽姿态率先进入资本市场。

一手版权+,打通上下游版权产业链;一手小B大C,搭建版权交易平台,手握两大法宝的瑞德传媒究竟能否在新一轮版权大战中再获资本青睐?我们拭目以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