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民生图片

生命虽短暂大爱永存人间少年于子贺离世前叮

2019-01-21 17:59:15 | 来源: 民生图片

生命虽短暂,大爱永存人间——少年于子贺离世前叮嘱父母捐出器官

前不久,通过我市红十字会了解到,在我市黄土岭镇石门村,有一位年仅12岁的男孩于子贺在去世以后将自己的器官捐献了出来,这在营口地区尚属首例。这是子贺生前的心愿,而其父母两位普通的农民,在经历一番心里挣扎以后也同意了孩子的做法。捐献器官这事即使在社会高速发展的现在,也依然是很多人无法接受的事情,而这样一个普通的家庭,却做出了如此重大的决择。为了记录这个小小年纪,身患绝症却始终心怀感恩,想要回报社会的12岁小男孩的事迹,联系到了于子贺的父亲于海中,并于4月28日来到了黄土岭镇石门村于子贺家。

坚强的父母

前往于家的那天,天高云淡,风和日丽,景色宜人。可是想到即将要采访的内容,的心中就犹如被压了一块巨大的石头。初见子贺的父母,他们比预想的要平静很多,精神状态也还好,如不是泛红的眼角和疲惫的神色出卖了他们,几乎看不出这是一对刚刚痛失爱子的夫妇。事实上,这正是他们的善良和体贴之处,采访的时候由于会问到一些子贺在世时的事情,子贺的父母在回答的时候都会向上看,硬忍住要流下来的眼泪,尽量微笑着回答的问题。甚至在一度开不了口问一些关键性问题的时候,子贺的父亲还对说:没事,你们问吧,原本我也不愿意接受采访的。但是别人劝我说,这是孩子做的好事,应该把孩子的这种精神留住。所以,我们没什么不能说的,你们想知道什么就问吧。因此,虽然没有与子贺见过,但是通过他的父母,已经有点明白为什么这个孩子能在生命的最后关头还能想到要回报社会。

聪明的子贺

于子贺是于家最小的孩子,在他之上,还有两个姐姐。作为家里的老小,子贺从不任性,相反还十分地懂事。子贺的妈妈回忆说:我们家子贺特别聪明懂事,生活和学习都不用我和他爸操心。没得病的时候,每天晚上放学,如果饭做好了他就乖乖吃饭,饭没好的话他就先把作业写了。他特别爱学习,每年都会拿回来好几张奖状。说到这里,子贺妈妈忍不住偷偷抹了抹眼睛。

如果生活能够一直这样平静地过下去该有多好,可是,就在2016年的3月份,新一学期刚刚开始,子贺开始频频地对爸爸妈妈说累。一开始我们以为可能是因为他比较胖、学习又刻苦的原因,所以经常说累。结果后来他就开始吐,去医院检查,医院说是胃病。但是他越吐越严重,6月8号,孩子被医院确诊为是脑室管膜瘤。10号,我们带他去沈阳军区医院做了手术。说起这段经历,子贺的爸爸几度哽咽,却还经常抬着头,努力把眼泪憋回去。脑室管膜瘤,说白了就是长在脑部的肿瘤,如能及早切除,那么治愈的可能性是很大的。可子贺的肿瘤是长在脑干上,不可能全部切除,而且确诊的时候,用医生的话说已经是恶性的不能再恶性的情况了。但只要有一丝希望,子贺的爸妈都不愿放弃自己的孩子。可是,治疗所带来的昂贵药费,对于子贺的家庭来说,是一个大难题。

病情已经确诊,子贺的爸妈帮子贺跟学校老师请了假。子贺当时的班主任尤老师在得知此事后,替子贺在学校筹集到了2900元的捐款。尤老师对说:于子贺当时是我们班的劳动委员,我们老师都特别喜欢他。他特别聪明,学习很好,在班里每次不是考第一名就是第二名,人又特别懂事,人缘也特别好。孩子得这个病,我们都觉得特别可惜,其实也没能帮上什么忙,就是尽一份心意。除了子贺班主任给筹到的捐款,子贺的大姐还通过轻松筹平台筹集到了1万7千元,家里又东拼西凑地跟亲戚、朋友借了十多万,总算能让子贺先接受治疗。在沈阳军区医院做完手术后,需要住院观察一段时间。这段期间需要不停地给子贺换药,不同的药输进体内的快慢也不同,有的药打得慢就没效果。这么复杂又专业的事情子贺的爸爸妈妈根本护理不了,只能请专业的护工全天候地看护子贺。然而请专业的护工,一个白天加一个晚上就是600元的支出,这对于子贺的家庭来讲,无异于是天价啊。但是为了救孩子,天价也得花,子贺的爸妈商量了一下,为了省点钱,他们不吃医院的饭菜,每天就只吃几口馒头充饥。自己省着点行,可是每每看到躺在病床上的儿子,子贺的爸妈心里都很难过。子贺妈妈说:看着孩子每天都在吃药打针,心里太难受了,就问他有没有什么想吃的,妈妈给你买。可他说,妈,我没什么想吃的,你做什么我就吃什么。后来我问了他好几遍,他才说,妈,我挺想吃牛肉的,可是牛肉是不是很贵?我当时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就让他爸去给弄了一盘牛肉给孩子吃。牛肉真贵啊,那一盘就30多块钱。

在军区医院住了一段时间后,7月20号左右,子贺去到了大石桥中心医院肿瘤内二科进行化疗。肿瘤内二科的主任班群对说:当时子贺来我们这是做化疗,他的肿瘤长在脑干上,手术没法全切,所以有残留,我们就是希望通过放疗来治疗这些残留物。子贺来的时候,我们科室的医生护士了解到子贺的情况以后都很可怜他,那么小就得了绝症,家庭又那么困难,所以大家平时都会私下给子贺买点东西。我曾经问过子贺的爸爸,需不需要与院长沟通一下,家庭特别困难的话看可不可以减免一些费用。但是子贺的爸爸是个特别有骨气的人,他不想麻烦别人。后来我组织我们科室全体的大夫、护士给子贺筹了5800元,子贺的父亲还是不愿意要,直到我说这是给孩子的又不是给你们的,他才肯接受。子贺在中心医院做化疗的时候,因为化疗的原因掉了很多头发。那时候,子贺还十分难过地问妈妈,我回到学校以后没有头发,同学们会不会笑我啊?每每回忆这段,子贺妈妈都忍不住自己的眼泪。她说:通过治疗,子贺的病情一度有好转,之前他已经走不了路了,后来有几天,他忽然可以站起来了,还自己上了炕。我和他爸心里都以为,也许出现奇迹了

生命虽短暂大爱永存人间少年于子贺离世前叮

,我们家子贺也许就会好起来呢?可是没想到,到今年的2月份,子贺的病情又复发了。

让人心疼却又敬佩的遗愿

2月13日,子贺的爸爸妈妈怀着沉重的心情带着子贺回到大石桥中心医院进行复查。复查发现子贺的病情又有了反复。住院期间,由于怕孩子在医院无聊,子贺的爸妈决定给孩子买一部智能机来打发时间。子贺爸爸说,太贵的我们也买不起,就买了一台将将能上的。这是小子贺第一次接触络,可是聪明的他,拿到手不一会就已经学会上了。也因此,有一天,他在上看到了一则,是说器官捐献的,于是他就上了心,并且拿给了妈妈看。子贺的妈妈说:那个时候根本也没往那上面想,只是觉得这个挺新奇的。从子贺生病以来,没有人跟他讲过他得的病是绝症,但是,可能他自己隐隐会有感觉吧,毕竟他是那么聪明的一个孩子。

3月31日,聪明可爱的小男孩于子贺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生前,他对父母表示,如果他的器官可以用的话,希望将自己的器官捐献出来。他说,他在生病期间受到了太多社会的关爱,可他却不能为这个社会做些什么,所以他希望能留下自己的器官,来帮助有需要的人。这是儿子最后的心愿,子贺的爸妈几经挣扎最终决定尊重儿子的决定。子贺的爸爸说:我们能明白子贺的心情,对于帮助过我们的人,我们一直都是心怀感激。就在子贺回医院复查期间,我们同病房的一位老人的女婿,在了解到子贺和我们家的情况以后,主动表示帮助我们发起众筹,想要帮助子贺。不过在办理过程中,子贺没等得及,先走了,于是我们就和这位好心人取得了联系,取消了众筹。子贺生病期间,我们遇到的好人太多太多了。子贺去世以后,子贺的爸妈遵从子贺的心愿,通过我市红十字会联系上了沈阳463医院,将子贺的眼角膜、肝、肾捐献了出来。子贺的爸爸说:这样我就当我的子贺还没有完全地离开我,他只是以另一种形式活在了这个世界上。

采访的尾声,子贺妈妈将珍藏的子贺照片拿给看。最近的一次照片里是去年的5月2日,子贺妈妈带子贺在蟠龙山照的。那时候子贺跟我说,妈妈,蟠龙山真好。我跟他说,以后等你好了,妈妈经常带你来蟠龙山玩。说到这里,她再也忍不住眼泪。她说,唯一的遗憾就是在孩子生前没能多带他出来玩一玩。

采访当天,与一起来到于子贺家的黄土岭镇党委副书记邱逊在了解到于家的情况以后,与黄土岭镇镇长刘文星共同商议后表示,一定会想一切办法研究解决于家的住房和于父的就业问题。

小子贺,不知这世上是否真的会有天堂。你有着世间最纯净善良的心,那里应该是最适合你的地方吧。愿天堂没有病痛,一路走好。

徐子慧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