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民生历史

华语乐坛的新秩序正在建立

2018-11-24 17:12:58 | 来源: 民生历史

华语乐坛的新秩序正在建立

今天,7月31日。两年前的今天,对于中国的音乐行业是一个特殊的日子,那一天,在国家版权局最严版权令之下,各家音乐平台共计下架了超过220万首未经授权的音乐作品,自此之后,华语乐坛迎来全面革新。

变革早已开始。2013年12月,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旗下音乐联合唱片公司组建了数字音乐维权联盟,这被视为是中国音乐行业蜕变的开始。

而在2002年至2013年,中国音乐行业经历了超过10年的衰落。这种衰落,是高晓松、刘欢、小柯们都曾怒斥过的盗版问题。

而2015年之后

华语乐坛的新秩序正在建立

,周杰伦、李宇春、鹿晗等歌手的数字专辑在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旗下音乐销售额超千万元,预示着音乐圈重新崛起。而李志、陈粒专辑大卖,赵雷唱火了《成都》,freestyle让我们真正开始认识嘻哈,独立音乐人正全面走向舞台中央。

新的音乐秩序正在建立,其特征在于:华语乐坛不再是一座金字塔,有高下之分。而是一棵仙人球,表面积可以越长越大,而上面的任何一个点,都能扎出表面,成为一根傲然迎风的刺。

独立音乐人的崛起

我们之所以说独立音乐代表华语乐坛的未来,首先还是在于技术革新。技术让独立创作成为可能,优秀作品也就应运而生,而正是依靠创作,独立音乐人成为了如今乐坛为数不多的惊喜之一。

不管是录音还是编曲混音,如今都可以自己用电脑完成,音乐真的可以独立制作了。成本大大降低,让更多对音乐有才华有兴趣的人可以投身其中。官方数据显示,仅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旗下六大平台,就聚集了超过6万名音乐人,上传的专辑超过10万张。

其次,是音乐人的传播和谋生手段增加。仅靠热爱难以长期维系,市场化运转才是良性循环。越来越多的现场演出和音乐平台分成,让独立音乐人有了更多展示自己并以此谋生的机会。

而随着歌单形式的普及,人们听歌习惯碎片化,音乐平台也有能力通过歌单把更多小众作品输送到听众的耳中。相比过去,独立音乐人的作品有更多传播的可能性。这种传播方式还越来越多元。像音乐的音乐号功能推出,让广大普通音乐人有了内容传播的渠道。

不过,尽管已经有少部分独立音乐人在风口中迅速崛起,更多中国独立音乐人的生存状态并不乐观。腾讯音乐娱乐集团CEO彭迦信在发布会上引用第三方的调查数据称,中国60%的音乐人通过音乐获得的月平均收入不足2000元,在不同的音乐平台上有80%的音乐人作品没有被听众听过。

也正因为如此,他们也成为音乐平台新一轮布局重点。如果说2014年、2015年音乐市场的主旋律是版权正版化,现在渐次尘埃落定,像腾讯音乐娱乐已经集齐了全球三大唱片公司(环球、索尼、华纳)的版权,处于绝对领先地位。此时,新人新作品则是布局的新重点,并且比有时限的版权壁垒更加牢靠。

虾米有寻光计划,易云音乐有石头计划,腾讯音乐娱乐也在最近推出集团的音乐人计划,豪气喊出要三年为音乐人创造5亿收入。

腾讯音乐娱乐集团CEO彭迦信(右)、梦想代言人李荣浩

各家支持音乐人都包括了做专辑、演唱会等一些共同的环节,但在具体的方法和策略上不尽相同:虾米组了专业评审团队并邀请歌迷一同投票,以选拔的方式形成互动,易云音乐寄托于平台本身的社交口碑呼吁音乐人的加盟,腾讯则是借助旗下不同平台的覆盖。

让音乐价值回归

2004年可能是传统唱片行业最艰难的一年。以《两只蝴蝶》、《老鼠爱大米》为代表的络音乐异军突起,和传统唱片行业冰火两重天。

也是这一年,酷狗音乐成立,成为中国最早的数字音乐平台。5Sing成立,是中国最早涉及原创内容的音乐平台。次年,音乐成立。2006年,酷我音乐成立,这是中国最早的3个音乐播放器。这时,搞音乐还远算不上一门赚钱的生意。

2007年,音乐推出数字音乐第一个付费产品绿钻,如今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包月付费用户已经排名全球前三。

2013年,音乐联合唱片公司组建数字音乐版权联盟,两年砥砺前行,最终推动行业走向正版化。

而正版化带来了版权价值回归,音乐顺势在2014年推出数字专辑,这个音乐行业的全新产品和商业模式,仅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就创造了3亿元总销售额,并且成为了数字音乐平台的标配。

2016年初为歌手定制MUSIC+计划,创新提出音乐人IP运营理念,如今已有李宇春、苏打绿、TFBOYS等歌手加入,聚焦巨星歌手的MUSIC+计划与聚焦独立音乐人的腾讯音乐人计划,构成了腾讯音乐集团音乐人IP的生态体系。

2016年7月,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成立,旗下酷狗音乐、音乐、酷我音乐是国内创立最早的三大数字音乐平台。13年历程,腾讯音乐集团见证了中国数字音乐正版化历程和音乐付费的普及,而其也是直接推动者。

猜你喜欢